大发彩票-华鹏飞扣非净利巨亏2.48亿 实控人父女大幅减持

标的业绩爽约,一年巨亏吞噬上市5年利润。撞了南墙不回头的华鹏飞依旧奔赴在并购路上。

8月9日晚间,华鹏飞发布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公告,这意味着,在质疑声中公司闪电收购事宜戛然而止。

以物流及信息服务为主业的华鹏飞2012年上市后,经营业绩持续下滑,公司自身似乎也无意通过自身拼搏进取改善经营,而是选择大肆并购“捷径”。

据长江商报记者初步统计,2014年至今,公司相继向7家公司发起并购,其结果是,成功收购的公司中,不是业绩未达标,就是被公司转手出售。

尤为值得关注的是,公司耗资13.5亿元收购的博韩伟业,这一最大规模并购带给公司不尽伤痛。业绩承诺期4年,前两年勉强达标,大发,近两年频频失约,导致公司一年商誉减值3.17亿元。这笔商誉减值超过公司上市以来的利润总和。

业绩惨淡直接导致公司股价“瀑布式”下落。近三年,股价从191.15元跌至8月10日的5.61元,后复权计算,跌幅约九成。

业绩和股价惨不忍睹,公司实控人张京豫父女及一众董监高却不忘落袋为安。

据长江商报记者估算,近两年,张京豫父女通过减持套现4.36亿元,加上超八成股权质押融资约3亿元,合计将变现超7.36亿元现金。

上周,针对上述并购、业绩等问题,长江商报记者向华鹏飞发去采访函,但截至发稿时,仍未收到回复。

重组标的被抢,推闪电收购被指炒作

三个月间,华鹏飞向两家公司发起的收购均以失败告终,且被指炒作股价。

此次重大资产重组始于今年5月10日,公司公告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宜,公告中还注明了“交易金额范围为20亿-30亿元人民币(具体金额尚需进一步洽谈)”。

半个月后,公司宣布,重组标的为京颐科技,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并支付现金方式收购其100%股权。京颐科技是一家智慧医疗技术及服务提供商。

原本如期推进的重组过程中突然杀出个程咬金。7月10日,同为A股公司国新健康发布重大资产重组进展公告,拟收购京颐科技、趣医网络、京颐飞医司、趣护网络四家公司股权。一天之后,公司再次公告,交易对方已发函告知华鹏飞,李志、京颐科技此案前与华鹏飞方面签署的《合作框架协议书》将于10天后终止,不再与华鹏飞推进重组。

重组标的被国新健康抢了单,蒙在鼓里的华鹏飞直到此时才知道,重组京颐科技失败已成定局。

或许为挽回一点面子,华鹏飞闪电推出新的重组对象新三板公司军懋科技。军懋科技主要从事航空状态实时感知与应用系统、飞机实时监控管理系统和飞行员北斗单兵报位系统的研发、生产、销售和服务。

其实,军懋科技早有上市意愿,去年10月,公司已进入上市辅导阶段。

不过,军懋科技经营业绩不太理想。2017年半年报显示,军懋科技2017年上半年营业收入约为476.35万元,净利润亏损956.12万元,扣非净利润亏损938.74万元。

被抢单后闪电推出的重组对象被指炒作股价,公司迎来了交易所问询。

二级市场上,投资者对此也不买账。7月17日,公司复牌后股价两跌停,3个交易日跌幅超过20%。

最终的结局如市场所料。8月10日,华鹏飞宣布重组军懋科技事宜告吹,原因是交易各方未能就重组核心条款达成一致。

回过头来看,短短三个月,拟重组标的跨界医疗与军工两大领域,其炒作迹象隐现。

上市后业绩变脸,并购标的被频繁转手

业绩下滑的华鹏飞通过外延式并购扩张并不意外,但其频频收购和出售,被市场指称二道贩子。

2012年8月,华鹏飞依靠并不出色但逐年增长的业绩成功在创业板挂牌。然而,上市之后业绩就变脸,营业收入徘徊不前、净利润不断下滑。在这一背景下,公司试图通过外力提振业绩。

2014年,公司终止IPO募投项目——物流中心扩建项目,将结余资金一分为二,一部分用于购买赛富科技16.43%股权,并约定视情况收购剩余股权,另一部分资金则永久补充流动资金。

然而,2016年4月,不到一年半时间,华鹏飞不仅未收购赛富科技剩下股权,反而将其所持股权转让给宏图高科。这一笔买卖,公司获得2815万元收益。

不过,这笔买卖最终以宏图高科放弃而终止。由于赛富科技承诺的业绩未达标,且停止经营。2017年6月,公司向法院起诉,追讨5400万元收购及1080万元收益。

华鹏飞转手买卖的远不止赛富科技。2014年前后,公司相继收购过德马科85%股权、鹏鼎创盈3.79%股权等,不久,均被公司转手出售。仅买卖德马科一项,公司一年内就获得收益747.76万元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nuffnang.com.cn/a/df888yl/260.html